对话:谭平与卡斯特利(下)

时间: 2015-09-11 22:34:15

首页 >> 沙龙

黄梅:还有一点让我对两位艺术家觉得特别欣喜和尊敬。我关注谭平老师您的作品有十年的时间,我把您的抽象更世界上很多的抽象大师,像康定斯基,罗斯科等一一对比,我就发现谭老师的作品很有特色,二十年前就能做到几乎看不到别的艺术家的痕迹,不像我从别的作品中就经常能看到艺术大师留下的痕迹。我想请您谈谈,您在学习的时候是不是有意的,或者您是不是曾经也特别崇拜某一位大师,您怎么能够特别巧妙而坚定地找到了自己作品的方向?第二,谭平老师您拿出去的作品都是特别雅致,功夫很深,不像有些作品很粗糙,不够精细。您创作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一下就能创作成功或者把自己作品扔掉,涂抹的几率是多大?

谭平:其实每个人都有学习的阶段。只不过我过去学习的阶段你看得很少或者你没有看到。我80年代就开始做一些抽象的绘画,那个时候也有很多抽象大师的痕迹。到了90年代,我对抽象绘画特别感兴趣,也是做了一些试验性的作品。这些东西在我的脑子里,我学习他们是为了背叛他们。我现在不断地走向了对自己作品最后成果的一个覆盖,破坏,达到一个新的画面效果和想象,其实都是通过否定的方式来完成的。一旦画出一个完整的画时,它有可能就是我们曾经看到的东西。毛主席经常说:不破不立。立就在其中。我的绘画道理就在这儿。所以你看我作品的时候,会看到画了很多层,但是这个很多层不是过去塑造的概念。我这个是通过破坏的方式,使它一层层地叠加,这个叠加有时间的概念,就像历史一样不断被覆盖。

黄梅:您一幅作品覆盖很多遍,您觉不觉得占用了很多时间,总是一幅作品没成,或者覆盖就是一种快乐?

谭平:覆盖就是一种体验。每个人都可以试一下,我想画这个线条,那你放慢三倍试试,马上你的目标就变得非常模糊,你的状态迅速就改变了。这个时候对每个人来讲,他就会更加关注你所画的那个瞬间,非常围观和具体地看到笔和纸之间的关系。这种改变会直接影响到你的结果。你刚才说与大师不同,最重要的是过程必然导致了结果不同。


文章分享到:
凡注明 “中原美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“中原美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原美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

艺讯

展览

沙龙